相关文章

起刀磨剪子--浙江频道--人民网

清晨,楼下传来了悠长的吆喝声:“起刀磨剪子来——”这是一种纯正的乡间老艺人的吆喝声,一个几十年不曾听到的“起”字,让我仿佛回到了童年,浓郁的乡情乡愁陡然涌上心头。

想起在乡间的小路上走来的磨刀客——一位胡子拉碴的老汉,肩上扛一个肮脏古旧的长凳子,凳子一头绑着一块粗磨刀石,胸前胸后搭一个旧皮褡裢,一边走一边吆喝,惹得我们一群小泥猴跟前跟后。他一边磨刀,一边和拿着剪刀、切刀、镰刀来磨的姑娘、媳妇、老太婆开玩笑,不时传来一阵欢笑声……

还有小货郎担着两个小木箱,小木箱里装着火柴、头绳、针线、顶针、木梳、篦子、扣子等日常用品。小货郎一边走一边吆喝:“换扣线顶针来——”一个“换”字就是一个时代的印证,也是一代人的难忘记忆。那时人们生活水平极低,有现钱的人家很少,一般就拿着女人剪掉的长头发或几颗鸡蛋或几碗小麦杂粮去“换”回一些碎小的日用品。有时大人高兴了还会换来几颗水果糖赏给我们吃。还有石匠毡匠箍桶儿箍窑的手艺人不同的吆喝声,总会时不时地从故乡弯弯的小路上响起……

“秦时明月汉时关”,那些情、那些景、那些人已渐行渐远了。三十年前的“我”如今又在哪里呢?在我蜗居的小城,每天总会响起许多的叫卖声、吆喝声,但这种吆喝声对我而言己成了一种噪音,让我烦躁胸闷气短,又无可奈何。

听见那一声久违了的“起刀磨剪子——”为了那份难忘的儿时记忆,为了体会那种浓浓的山村野趣,我赶忙把家中仅有的两把切刀拿下楼去磨。其实,家里已备有很好的磨刀石,我也是个磨刀的好手。拿刀下楼出钱去磨纯粹是为了看看记忆中曾经的老艺人,老艺人磨刀的破旧长凳,老艺人磨刀的样子,以及老艺人的谈笑……

等我下楼一看,就有些失望或失落。磨刀老艺人的模样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,年龄相近,但衣着打扮已今非昔比了,还戴一副防晒或防尘的黑眼镜,浑身上下没有一点我记忆中老艺人的那种气息、那种憨厚、那种古怪、那种滑稽、那种神秘……还有,磨刀的磨石也已经改为电动的砂轮了。这些都给我一种现代的、陌生的感觉。

“磨一把切刀两元钱。”老艺人说。

“三元也行。”我说。

老艺人为了生计,栉风沐雨,挣着一份辛苦钱,他没有做错什么。年近半百的我,在一个秋天的星期日早上,当心境和秋景相融在一起时,还是如此的多愁善感,拿着两把切刀来磨,也没有任何错处。而此刻的我,却好像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、不可饶恕的错误。“你先磨吧。”放下切刀我就先回去了,走在楼梯上,我又听见了“起刀磨剪子——”的吆喝声,我竟有些难过,仿佛穿越了时空……